人少了。

蛛在门前张网,鸟在树上做巢,路在乱草中迷失,曲径通了幽。

家禽上了天,后院变成了迷宫,花园变成了野地。

问:

“她是何人?”

“无名女子。”

“有甚事快说,我念着经呢。”

“她有孕在身。”

“我不是郎中,来见我作甚?”

“女子痴情佛主,自幼在佛门里长大,至今无婚不嫁,只是年前去普陀山朝拜佛圣,回来便有孕在身,不知信否?”

“信又怎样?”

“信就收下女子。”

“不信呢?”

“不信我只好将她沦落街头。”

在信与不信间度过一个不眠之夜,佛主还是没帮此拿定主意,直到又一个午夜时分,当准备将女子逐出时,主意顿生。

“留下吧。南无阿弥陀佛。”

2020年5月11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