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说,我们的道路不是自己规划出来的,都是别人在规划的时候把我们圈进去的。
我说,在这个世界里,用脑子想过的事情,总是以为是自己做过的。

在我看来,所谓爱情应该和义气是一回事。

义气是江湖中好汉们那种伟大友谊,

水浒中的江湖豪杰们,杀人放火是家常便饭,可是听到及时雨的大名,立即侧身便拜。

我也像江湖中的草莽,什么都不信,唯一不能违背的就是义气。

只要你是我的朋友,哪怕你十恶不赦,为天地不容,我也要站在你那一边。

那一晚我们踏雪回去,走到白雾深处,我看着她怦然心动。

那时候四面一片混沌,看不到天在哪地在哪,我看见她艰难的走过没膝的深雪,很想把她抱起来。

她的小脸冻得通红,呵出的白气像喷泉一样。那晚天地茫茫,世界上再也没有别人。

我想抱起来她,想保护她,得到她,把她据为己有。

这样的场景在我脑海中曾出现过很多次。

只是后来我回忆,这样的夜晚根本不曾出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