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程编,老实说你喜欢我哪里,你小子要是敢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,我就抽你。”
“小昕,你看你找什么借口,我喜欢你,向来情深,奈何缘浅,按瓦伽的话说,这都是冥冥中的缘分定数,当下心意起,想爱就爱了,想抽就…哎呀。”啪!
“那…那就。”…..“喜欢你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。”
“说人话。”
“垂涎美色。”
“肤浅。”……“不过也挺有道理。”

“瓦伽,中午加加西路上拾到一把剑,厉害得很。”
“哦?待我会会加加西。”
“加兄好久不见。”
“伽兄好久不见。”
“如是我闻,今日加兄得一利器。”
一提“利”字,没料到加加西此刻已经走火着魔,只见加加西二话不说挥剑乱劈,一剑一门,可谓削铁如泥,从断口的整齐程度看,那剑应为甲等一级,因此那剑必然见血太多,瓦伽判断此物怨气太重,不是加加西气势所能控制住的,随即妒羞成怒。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一把剑,剑来剑往。”
程编知道加加西向来不爱说废话,总自以为简明扼要。他明白这是故意展示给外人看的,可是他就是不明白这江湖是少数人的,为什么却偏要展示给多数人看。
瓦伽:“这剑不是你的。”
加加西:“但这一剑是给你的。”
刹那间,剑路回转。在这生死时刻,瓦伽仍手不离按盘半尺,飞速敲击,能实际作战的只有一张嘴,那厮一剑劈来,瓦伽从容躲过,随口吐槽戏骂,剑顿时咣当落地。荒漠,草原,海洋,天空,以及、程编同时大叫:这样都行。
加加西,卒。
“瓦伽,你身手好快。”
“是手好快。”
游戏结束。